林语堂简介(中国现代有名作家林语堂简介)

林语堂(1895-1976),福建龙溪(今漳州)人,原名和乐,后改玉堂,又改语堂,中国现代有名作家、学者、翻译家、语言学家。早年留学美国、德国,获哈佛大学文学硕士,莱比锡大学语言学博士。回国后在清华大学、北京大学、厦门大学任教。1954年赴新加坡筹建南洋大学,任校长。曾任结合国教科文组织美术与文学主任、国际笔会副会长等职。林语堂于1940年和1950年先后两度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。曾开办《论语》《人间世》《宇宙风》等刊物,作品包含小说《京华烟云》《啼笑皆非》。散文和杂文文集《人生的盛宴》《生涯的艺术》以及译著《东坡诗文选》《浮生六记》等。1966年定居台湾,1967年受聘为香港中文大学研讨教授,主持编撰《林语堂当代汉英词典》。1976年3月26日在香港去世,享年80岁。这篇文章原名家《读书的艺术》,发表于《新民晚报》读书乐专栏,后编入曹正文先生主编的《名家谈读书》。这百思特网篇文章讲述了林语堂先生关于读书的领会。他以为,读书是一个比拟个性化的事情,兴致打开浏览之门的钥匙。


,“世界上没有一本书是人人所必需浏览的,只有在某时某地,某个环境或某个年纪中一个人所百思特网必读的书。”



我把有味或有兴致以为是一切读书的钥匙。这一来,因而产生的就必定是那兴致是自己选择的或个人的,正如对于食物的所嗜一样,最卫生的食法,毕竟是就一个人所嗜爱的东西吃,因为这样吃下去百思特网的东西就必定能够消化。读书也正与吃东西一样,甲的甘肥也许便是乙的毒药。在读书上,一个教员不能强制他的学生爱其所爱,一个父母也不能期望他的子女有他们同样的志趣。如果一个对于他所读的书没有兴致,那么一切东西都是空费的。正如袁中郎所说: 若不快意,便置之,俟他人,或别有独契者自去读。

所以,世界上是不会有什么书是绝对必需读的,因为我们的知识的兴致是像一棵树一样的生长,像一条河一样的流的。只要有相当的树汁,那树木无论如何都会长起来的,只要有泉源的新流,河水是总会流动的。当那水打着一座石壁时,它自会绕之而行的;当那水流到了一所可爱的低谷去时,它自会在那里停留荡漾一下,当那水流到一所深深的山涧时,它便会经常留在那里;当那水流至激湍时,它便会直向前去。这样,一点也没有什么勉强或决议的目标,它必定有一天会流入大海的。这个世界上没有一本书是人人所必需浏览的,只有在某时某地,某个环境或某个年纪中一个人所必读的书。我颇认为读书,也正像婚姻一样,是也决议于命运或"姻缘"的。甚至有一本书是每个人必读的,如《圣经》也有必定的时代。当一个人的思想与经历还够不到浏览一部杰作时,那杰作在他的嘴里只有一股坏滋味。孔子说,"五十而可以学易矣",这便是说一个人在45岁时便不应当读《易经》。孔子在《论语》中所说极有醇味的话,以及他的成熟的智慧,一个人在自己年纪未到成熟阶段时就不能体味到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