毕升创造了什么?(毕昇与活字印刷术)

说起毕昇,你马上能想到“中国古代四大创造”之一的“活字印刷术”。


在《梦溪笔谈》里,沈括详细记载了活字印刷术的制造和操作。正是沈括的记载,让中国的这一创造,被后人所知。


那么,《梦溪笔谈》到底是如何记载毕昇和他的这一创造的呢?


让我分段来解读一下。


“板印书籍,唐人尚未盛为之。五代时始印五经,已后典籍皆为板本。”


这是原文的第一段。文字比拟容易懂得。介绍了雕版印刷风行的时光。


“庆历中,有布衣毕昇,又为活板。”


庆历年,为宋仁宗执政的年号,为公元1041--1048年。就在这个时光段,有布衣毕昇,创造了活字印刷术。


沈括在这里交代了毕昇的唯一身份,就是“布衣”,也就是普通老百姓。他的籍贯、年纪、家庭、工作均未交代。


由于沈括是历史上唯一记载毕昇的人,所以,关于毕昇的信息,仅此而已。


“其法:用胶泥刻字,薄如钱唇,每字为一印,火烧令坚。”


这一句,交代了毕昇制造百思特网活字的材质是胶泥。


毕昇的办法是这样的:用胶泥做成一个个规格一致的毛坯,在一端刻上反体单字,字划崛起的高度像铜钱边沿的厚度一样,用火烧硬,成为单个的胶泥活字。



“先设一铁板,其百思特网上以松脂、蜡和纸灰之类冒之。欲印,则以一铁范置铁板上,乃密布字印,满铁范为一板,持就火炀之;药稍熔,则以一平板按其面,则字平如砥。”


这一段,说了活字印刷术的排版。


这里有这么几步:


一,排字的时候,用一块带框的铁板作底托。


二,在上面敷一层用松脂、蜡和纸灰混杂制成的药剂。


三,把须要的胶泥活字拣出来一个个排进框内。排满一框就成为一版。


四,排好版以后,再用火烘烤。等药剂稍微熔化,用一块平板把字面压平,药剂冷却凝固后,就成为版型。


五,版型弄好以后,只要在版型上刷上墨,覆上纸,加必定的压力就行了。


须要说明的是,这里的松脂、蜡、纸灰混杂物,是用来做粘合剂的。就是把活字与铁板底托黏住。这样,印刷的时候,活字不易滑动。


“若止印三二本,未为简易;若印数十百千本,则极为神速。”


这句比拟好懂得。与雕版印刷比,活字印刷的效力,体现在多。印的多,则极为神速。


“常作二铁板,一板印刷,一板已自布字,此印者才毕,则第二板已具,更互用之,瞬息可就。”


这一段,说的是作业。进入车间作业,如何进步效力?文章的意思是弄两个铁板比拟好,一个印刷,一个排版,交替进行。


“每一字皆有数印,如“之”“也”等字,每字有二十余印,以备一板内有反复者。”


这句说的是,对常用字,在一个板里会反复应用,所以要多备一些字。


“不用,则以纸帖之,每韵为一帖,木格贮之。有奇字素无备者,旋刻之,以草火烧,瞬息可成。”


这一段说的是活字的寄存。


为便于拣字,把胶泥活字按韵分类放在木格子里,贴上纸条标明。


遇到不常用的生僻字,如果事前没有预备,可以随制随用。


“不以木为之者,文理有疏密,沾水则高低不平,兼与药相粘,不可取;不若燔土,用讫再火令药熔,以手拂之,其印自落,殊不沾污。”


这一段,把木活字与胶泥活字做了比拟。


也就是说,毕昇还实验过木活字印刷。成果发明有三个问题: 一是木料纹理疏密不匀,刻制艰苦;二是木活字沾水后变形;三是木活字足药剂粘在一起不容易离开。


比拟的成果,还是用胶泥更好。印刷好以后,用火加热,把粘剂熔化,“其印自落,殊不沾污。”


这多便利呀。


我们从以上记载的文字可以发明,这么几点:


第一,活字印刷到底用什么材质好,毕昇是经过重复试验,发明胶泥更好,且便利应用,效力更高。


第二,为了进步排版的效力。哪些字要多备,哪些字可以零时制造,均有百思特网斟酌。


第三,文章内容已经涉及作业效力。要做两块版、一版印刷,一版排版,交替进行。


第四,文章涉及活字的寄存。以纸标注,按“韵”寄存,便于提取。实际上也是为了效力。


第五,活字印刷术的效力,只有在印刷数目比拟多的时候,能力浮现。


为什么在这里不断提醒“效力”呢?也就是说,中国的活字印刷术,不是一种念想,也不是仅有几个胶泥活字,而是经过重复试验,进入到车间,真正可以进行印刷作业的完全技巧。


“昇逝世,其印为予群从所得,至今保藏。”


文章的最后说,毕昇其实早就逝世了。他的活字印刷工具,被沈括的家族所得,至今保藏。


沈括生于1031年,毕昇在“庆历中”做活字的时候,只有十岁出头,不可能与毕昇一起工作,参与活字印刷术的创造。


合乎情理的想象是,沈括看到毕昇的遗物,悟出其价值,且自己做了大批的试验,感受到其效力。


特殊是木质与胶泥的比拟,我想象,必定是沈括的实践获得。


也就是说,文章作者沈括,也为活字印刷术的问世,作出了贡献。


但毕昇是开创者,这是确定的!从雕版印刷,想到活字印刷,思维办法,完整不同,这是天才的创意!


我在想象,毕昇应当是雕版印刷厂的工人,每天的文字雕刻,深感疲乏,也感效力太低。


突然有一天,他受到什么启示,为什么不能用活字呢?


他不没有停留在构思上,而是把创意制造出来,且进入生产流程。


放到今天,毕昇就是一位巨大的创业者,他的创造可以推翻一个行业。


非常了不起!


本文作者凌洁,宋史研讨者,著有《品识沈括》一书